本報記者 蔣慎敏 文/攝
  昨天上午9點多,杭州臨安青山湖琴山碼頭籠罩在氤氳中。
  9月17日,臨安三地航家戶外運動有限公司負責人滕某駕駛一架滑翔機,連人帶機墜入了湖中。從那一天晚上開始,這場雨就未曾停歇過(詳見本報昨日報道)。
  三地航家的幾名員工,此時在碼頭前焦急地等待著。他們手中,抱著的是一個前晚捆綁焊接的簡易水下工具。在一根圓柱型空心鋼管上,焊上了應急強光電筒與水下攝錄儀,設備雖簡陋,卻是員工們通宵趕製出來的。
  前天一整天的打撈,始終沒有任何發現。討論再三,員工們決定用自製工具來贏取最後一絲希望。
  “也許仍存在這種可能,他依舊還幸存著。雖然,已經過去了40個小時……”滕某的幾位親戚朋友也匆匆趕來,準備上船加入搜救。“不管怎麼說,我們一定要找到他。”
  不過,港口管理方仍是讓焦急著出船打撈的親友與員工們稍等片刻,因為新的救援力量已經早早從杭州出發,就快到了。
  測繪院工程師們帶來聲吶
  馳援青山湖搜救
  10分多鐘後,一輛寫著“浙江河海測繪院”標誌的車輛急急停下。車上的工作人員迅速下車打開後備廂,將一個個密封箱子扛下車來。
  這是救援團隊在總結前天搜救無果的經驗後,緊急從杭州邀請來的救援團隊。
  “我們平時主要工作就是對水下地形、障礙物進行測繪,也有過多次尋找沉沒車輛、船隻的經驗。”一位測繪院工程師介紹,他們對水下情況的探測主要使用聲吶設備。聲吶的原理與我們熟悉的蝙蝠、海豚的探測能力類似,通過發射聲波並聆聽“回聲”來判斷遠處的障礙物狀況。
  這次隨車帶來的,是一枚中型聲吶。它的最大探測範圍可以達到左右各100米。通過100Khz和400Khz的兩種聲波探測與回饋,懸掛在船底的聲吶會通過電腦軟件,自動測繪出周圍的地形俯瞰圖。
  不過,工程師對於在青山湖進行探測依舊有點擔心。“水較淺,這對探測有好處,但是青山湖是人工湖,水底環境要比自然環境複雜得多,可能會因此帶來不少麻煩。”
  帶著聲吶,搜救團隊再度出發。海事部門的工作人員駕駛快艇,依據目擊墜機事故的胡先生的描述,以及胡先生當時所處位置的視野範圍極限,用浮標定下了一個近萬平米的搜救範圍。
  但這一大致範圍,實在太大了。於是,還原當時最可能的情況,推測最可能的墜機位置,成了當務之急。
  出事的這一次飛行
  是為一次航拍試飛踩點
  “事發當天下午3點40左右,滕總聯繫基地求救。滑翔機的發動機出現故障,可能需要迫降。迫降的位置,選擇在琴山碼頭附近的空地。”這是滕某留給他人的最後一道通訊。
  在基地員工趕到琴山碼頭的短短10分鐘里,滕某與滑翔機一道墜入湖中,並完全沉沒。在廣漠的青山湖水域,這通最後留言,也成了一個難解的謎。
  “人在飛行中,發動機失靈。以滕總的性格,會怎麼處理?”是啊,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反應,滕某的性格,又是如何呢?
  “他人非常好!”在朋友和親戚口中,對滕某的第一印象,不約而同地便是人很好。39歲的滕某,是個有趣不乏味,自信又豪爽的中年漢子。
  他是個飛行迷,在員工的眼中,只要天氣與飛行條件允許,滕某幾乎早晚都要飛一次。組建這家公司,對滕某來說,很大一部分是出於興趣。
  一位員工說,公司的主要業務是從事航拍航繪,但事實上這方面的需求目前國內很少,公司的業務可以說很少。但滕某始終堅持著公司運行,這其中,興趣已只是一小半,更多的是責任感。
  9月17日的這次飛行,是為了不久後的一次航拍所作的試飛踩點訓練。為此,滕某親自上陣——其實,作為公司中飛行經驗最豐富的駕駛員,大多數航拍滕某都親力親為。
  說起來,踩點是頗為枯燥的活。為了確認航拍時航線的精度,駕駛員會指定多條平行的密集線路,事先來回飛行進行熟悉。
  滕某的這次踩點,青山湖大壩正是其中一個飛行節點。
  也許是他的充分自信
  才沒有提早跳水逃生
  一位同樣有飛行經驗的員工告訴錢江晚報記者,滕某駕駛的是一輛售價70多萬元的阿波羅動力三角翼,這是一款經典的陸上單人滑翔機,機身以航空鋁材和鋼化玻璃組成,翼長9米,機身重量400多斤。不過機翼,是用特製滌綸製成,而非金屬。
  用他的話形容,這款滑翔機“在陸上非常安全”,起降只需要20多米跑道即可。但也有明顯的不足之處——它不具備水上迫降功能。
  而滑翔機上的駕駛員,除了一根安全帶,也沒有更多的安全保障,更沒有應急彈射功能。
  “滕總可能對自己的駕駛技術太過自信了,同時也想保下滑翔機。”滕某飛行時間已超過1000小時,可謂老鳥中的老鳥,他平時也對自己的駕駛技術十分自信。駕駛員嘆息地推測,也許是這份自信,讓滕某沒有選擇放棄滑翔機,迫降水面並提早跳水逃生,從而導致了意外。
  目擊者胡先生也大致印證了這份推測。由於失去了動力,滕某的滑翔機迅速下降,為此在飛行3公里左右時他控制飛機抬升。但這次抬升並不順利,機身被風吹轉近90度,並迅速從空中跌落。機翼以幾乎垂直水面的角度墜入湖中。
  遺體浮出水面
  他依舊保持著飛行中的坐姿
  搜救團隊重新劃分了重點搜救水域。然而搜尋卻並不順利。
  青山湖底原本採沙行業發達,從而留下了密密麻麻的沙坑,對探測的精準影響甚大。另一方面,機翼與大油箱帶來的浮力,讓滑翔機沉入水中後是否會因暗流漂流、漂流到何處充滿不確定性。
  搜救隊員只好採用地毯式的“笨”法子,一遍一遍搜尋水域。從早上,一直到下午3點40分,搜救團隊一刻未停,重點搜救水域,也越開越大。琴山碼頭到青山湖大壩之間的水域,近一半被搜救團隊反覆探尋。
  下午3點40分,一隻搜救船隻在離9月17日目擊者胡先生所處位置不到1公里水面上發現了漂浮物。
  那是大家一直尋找,卻又不願面對的,滕某的遺體。
  水中的滕某,佩戴著手套與頭盔,依然保持著飛行中的坐姿。
  搜救隊中的幾名漢子忍不住放聲嚎啕大哭。
  滕某的遺體最終在青山湖的東側上岸。
  此時西側的琴山碼頭,滕某的母親、妻子,與他年紀尚幼的一兒一女,已不顧親友們的勸阻,趕到了現場。
  在得知已確認死者系滕某本人後,年邁的母親慟哭不停。紅腫著雙眼的妻子,無力地靠著港口走廊的柱子,摟著孩子,怔怔地望著青山湖的西岸……
  (原標題:母親妻子與一對年幼兒女望著氤氳的青山湖慟哭)
創作者介紹

古巨基

dk14dkxe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